夏至_初三暂退

【武当】棠棣

·少侠视角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qwq
·小棠是主角!


      听闻武当居字辈五师兄萧居棠,作为武当现任掌门的义子,不思进取,不学无术,终日只知与师兄弟们厮混,这是江湖上一段传言。
      我从来是不信的。如今我决定拜入武当,便是因为那小道长。那日我走在鼓楼街上,匆忙间撞上了几个碰瓷的混混。我急着赶路,身上又没带银两,自是被缠了一路,惹得周边人都拿异样眼光看我,似乎我才是那个做错的。可这时又有两人经过,一大一小似是父子眉眼之间却并无相似,男人白发及腰宛若谪仙,松了那跃跃欲试孩子的手。那孩子上前来,丢了点碎银随手打发了几个乞丐,又对着我笑了一笑:“大哥哥你好,我叫萧居棠。”
      那日我还不曾知道,他的自我介绍,后面一向还有两句:
      萧疏寒的萧,萧居棠的居棠。

      后来我理所当然成了武当弟子。后来他理所当然成了我的师兄。我们都不愿叫他师兄,他又硬是要摆师兄的谱,一来二去变成了小棠师兄。小棠师兄总讲些不着调的话,像什么“春种一棵松,秋收小松鼠”;抑或是背着掌门偷偷溜下山去给别扭的蔡师兄送些银两;又或是与四师兄叽叽咕咕不知讨论些什么,美其名曰“练习学作文章”,实则是写些风月话本子赚钱,好娶那暗香的宁宁师姐。我们都笑他修道之人可不能成亲,他总偏过头去,装成熟教训我们:“你们这群人哪,不过是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偏了一点,不过别担心,以后也不会正回来。”
      我们都装一副受教的模样,不提醒他掌门就在他背后,身后还跟着嗯嗯师兄。
      小棠师兄终日都是这般,每日喂喂乌鸦钓钓鱼,下山买糖葫芦,躲在紫霄宫后偷偷看来上香的宁宁师姐,能因为遇上嗯嗯师兄抽背书愁眉苦脸一天,也能因为话本多卖了几两银子掩不住唇边的笑意。掌门总说他太过惫懒,若是努力也会是个好苗子。不过门派里谁不知道邱师兄少年天才又备受掌门信任,定是下一任掌门的继任者。小棠师兄显然也那么想,于是也不那么认真,早晚课做完就一溜烟儿跑了。

      不过没关系,武当山上上下下从掌门师叔到师弟师侄都不怨他。毕竟那可是我们全武当最珍贵的小棠师兄,所有人都愿护着他——也是护着自己心里那点小小少年。
      我经过三生树下,偶然瞥见掌门写的祈福笺:愿帝君福佑小棠,福佑武当山。
      我在心中默默念一句无量万寿天尊,祈求帝君也听到我的祝福。

      世事难料。
      那一年我与几位师兄下山历练,避了那场劫难。我们几个听了消息简直疯魔似的赶回武当,却只看到玉虚宫前云梦掌门身边幽幽的提灯。小棠师兄站在金顶下,有点晦涩的神色,明明只是十四五岁的年纪而已。
      后来我们再没敢叫过他小棠。后来我有一次看到他收了那些话本,捆好埋在了宋师兄边。后来我有一次看到他委派了一个新的弟子负责纳穗,那人的眉眼与郑师兄有些相似。后来我有一次看到他把那把邱师兄总想试试的剑匣小心翼翼拭了放好。后来我有一次看到他留宿了一只黑猫,蓝色的眸子好像晴朗的天空。后来有一次我看到他拒绝了出落得越发可爱的宁宁师姐,一人走回金顶的身影是如此落寞孤独。
      后来我们看着他处理各种公事,熟练的让人心疼。后来我们看着他恭敬而疏离地问候着来上香的帝王,居然有些恶心地想吐。后来我们再看他,总觉得那不是萧居棠,不是小棠师兄,是黑发的武当上任掌门萧疏寒。
      后来他在江湖上有了新的评价,说是所谓温和稳重的新任掌门,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力挽狂澜重新发展劫后的武当。
      彼时我正在那说书人的旁边,氤氲茶雾之上,我突然看见七年前那个向我伸出双手的孩子,带着些得意自豪的笑。
      有人轻叹一声,人总是会变的,少年总要长大,不可强求。
      棠棣开花了便是要谢的。有人过来了便是要走的。
      最是故人易逝,韶华难留。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