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做最棒的咸鱼

书!到!了!
真的好——快啊感觉!想当年我还问过锅总打不打算出本来着!
给锅总比心心!@一锅炖不下 
捧着本子慢慢看啦!
(最后,悄咪咪催更一下1400fo车(´・ω・`)

我的天!书到了!给太太们比心!@切尔 @昼道 

【武当】棠棣

·少侠视角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qwq
·小棠是主角!


      听闻武当居字辈五师兄萧居棠,作为武当现任掌门的义子,不思进取,不学无术,终日只知与师兄弟们厮混,这是江湖上一段传言。
      我从来是不信的。如今我决定拜入武当,便是因为那小道长。那日我走在鼓楼街上,匆忙间撞上了几个碰瓷的混混。我急着赶路,身上又没带银两,自是被缠了一路,惹得周边人都拿异样眼光看我,似乎我才是那个做错的。可这时又有两人经过,一大一小似是父子眉眼之间却并无相似,男人白发及腰宛若谪仙,松了那跃跃欲试孩子的手。那孩子上前来,丢了点碎银随手打发了几个乞丐,又对着我笑了一笑:“大哥哥你好,我叫萧居棠。”
      那日我还不曾知道,他的自我介绍,后面一向还有两句:
      萧疏寒的萧,萧居棠的居棠。

      后来我理所当然成了武当弟子。后来他理所当然成了我的师兄。我们都不愿叫他师兄,他又硬是要摆师兄的谱,一来二去变成了小棠师兄。小棠师兄总讲些不着调的话,像什么“春种一棵松,秋收小松鼠”;抑或是背着掌门偷偷溜下山去给别扭的蔡师兄送些银两;又或是与四师兄叽叽咕咕不知讨论些什么,美其名曰“练习学作文章”,实则是写些风月话本子赚钱,好娶那暗香的宁宁师姐。我们都笑他修道之人可不能成亲,他总偏过头去,装成熟教训我们:“你们这群人哪,不过是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偏了一点,不过别担心,以后也不会正回来。”
      我们都装一副受教的模样,不提醒他掌门就在他背后,身后还跟着嗯嗯师兄。
      小棠师兄终日都是这般,每日喂喂乌鸦钓钓鱼,下山买糖葫芦,躲在紫霄宫后偷偷看来上香的宁宁师姐,能因为遇上嗯嗯师兄抽背书愁眉苦脸一天,也能因为话本多卖了几两银子掩不住唇边的笑意。掌门总说他太过惫懒,若是努力也会是个好苗子。不过门派里谁不知道邱师兄少年天才又备受掌门信任,定是下一任掌门的继任者。小棠师兄显然也那么想,于是也不那么认真,早晚课做完就一溜烟儿跑了。

      不过没关系,武当山上上下下从掌门师叔到师弟师侄都不怨他。毕竟那可是我们全武当最珍贵的小棠师兄,所有人都愿护着他——也是护着自己心里那点小小少年。
      我经过三生树下,偶然瞥见掌门写的祈福笺:愿帝君福佑小棠,福佑武当山。
      我在心中默默念一句无量万寿天尊,祈求帝君也听到我的祝福。

      世事难料。
      那一年我与几位师兄下山历练,避了那场劫难。我们几个听了消息简直疯魔似的赶回武当,却只看到玉虚宫前云梦掌门身边幽幽的提灯。小棠师兄站在金顶下,有点晦涩的神色,明明只是十四五岁的年纪而已。
      后来我们再没敢叫过他小棠。后来我有一次看到他收了那些话本,捆好埋在了宋师兄边。后来我有一次看到他委派了一个新的弟子负责纳穗,那人的眉眼与郑师兄有些相似。后来我有一次看到他把那把邱师兄总想试试的剑匣小心翼翼拭了放好。后来我有一次看到他留宿了一只黑猫,蓝色的眸子好像晴朗的天空。后来有一次我看到他拒绝了出落得越发可爱的宁宁师姐,一人走回金顶的身影是如此落寞孤独。
      后来我们看着他处理各种公事,熟练的让人心疼。后来我们看着他恭敬而疏离地问候着来上香的帝王,居然有些恶心地想吐。后来我们再看他,总觉得那不是萧居棠,不是小棠师兄,是黑发的武当上任掌门萧疏寒。
      后来他在江湖上有了新的评价,说是所谓温和稳重的新任掌门,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力挽狂澜重新发展劫后的武当。
      彼时我正在那说书人的旁边,氤氲茶雾之上,我突然看见七年前那个向我伸出双手的孩子,带着些得意自豪的笑。
      有人轻叹一声,人总是会变的,少年总要长大,不可强求。
      棠棣开花了便是要谢的。有人过来了便是要走的。
      最是故人易逝,韶华难留。

明月夜,满川风雨,故人已逝。

虽然只是截图但也想要评论啊!风景党在如何遮住少侠这件事上真的很努力的啊!(´・ω・`)

【摩尔庄园】冬

微菩库,有ooc,巨量私设
接受的了就请往下(´・ω・`)轻喷qwq

各种求评论qwq小天使们看到的评论一下好吗qwq



1
今年的冬天比以往要早一些。库拉抬头,看着飘着薄雪的灰白天空,稍稍叹了口气。
绾起长发,摘下面具,库拉一边避开街上玩雪的孩子,一边盘算着,摩尔们从来都只见过恶法师库拉,所以大部分人都不可能认出他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种想法一闪而过,库拉转头就看见了没被包括进去的极少数人——摩乐乐拖着菩提奔向新的“乐乐侠大战库拉”之类的游戏,而菩提则是一副“给我一根粉笔让我教训教训他”的表情。大概是不知从何而来的心虚作祟,库拉收回视线,往反方向走去。
伟大的魔法师怎么可能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人身上,他想,当然是要去办正事啊。
尽管这正事也和他口中无聊的人息息相关:把小巧的礼盒放在天空树门口,在确定能被主人一眼发现后,他拍拍手,准备离开。
出乎意料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既然来了,不如进来坐坐?”

2
其实菩提早就看到库拉了。罕见的银白色长发,刻意地绕着他们走,还有熟悉的气质,除了那位天才魔法师,还会有谁?只怪乐乐当时拽着他不放,不然他大概还有机会喊句救命召唤乐乐侠,看个戏什么的。
抱着遗憾拖着乐乐回到家,菩提惊喜地发现上天居然给了他第二次机会。银发的人放下礼盒,似乎正要离开的样子。菩提潜意识里知道现在喊住他不对:尽管他没穿常服看上去不像要搞事的样子,但说不定那是想让他们放松警惕;可能他的目标不是他们,而是借此引诱出乐乐侠;或者他早就觉得摩乐乐和乐乐侠之间有不一般的关系,想用一声救命来验证自己的猜想……诸如此类的想法有很多,每一个结果都极其危险,他必须防止它们发生。
可行动总是快于想法,甚至在那些假设还没加载完全时,那句话就已经出口。
他也如愿以偿地看见库拉脸上惊讶的神色,和惊讶过后捧起礼物盒跟在他身后走进天空树的表现。
库拉临走时说的那句话还能盖过摩乐乐“啊啊啊大伯你怎么能收库拉那个大坏蛋的礼物如果他要害你怎么办”的嚎叫:“切,不过是收拾房间时碰巧发现了适合你老菩提用的垃圾玩意罢了。……总之,要不要春天再拆呢?”
春天……吗?他无意识地笑了笑,开始期待起即将到来的春天。

3
四人小分队在“乐乐不停在雪里摔跤、丫丽看到雪就觉得刺眼、多多吃雪吃到吐、少少睡在雪里差点被冻死”之后,终于开始觉得事情有哪里不对。
庄园的雪,都下了快两个星期了,还不停吗?
“是库拉!一定是他又有什么阴谋!这个时候就是该正义的乐乐侠出场打败他了,对不对拉仔!”乐乐在沙发上大吵大嚷,拉仔在一旁应声附和。
丫丽还没来得及说话,多多少少又争相开口:“是啊是啊,我看到雪觉得可好吃了,结果放进嘴里又冷又没味道,可我还是忍不住想吃。如果没有雪了,我就不会这么可怜了。呜呜呜……”“我躺在雪地上睡着了,结果醒过来不仅衣服湿光了,我还发烧了,躺了一天!呜呜呜……”结果这对难兄难弟直接抱在一起哭起来了。
丫丽并没有同情的想法,一人赏了一发铜锤:“你们两个,这完全是你们自己的错好吗?”
两兄弟没敢再哭。
丫丽似乎还有话想说。
乐乐左顾右盼,终于成功在合适的时候加入讨论:“所以说,我们现在去找库拉,如果是他干的,那就叫聪明勇敢正义的乐乐侠揍扁他,让庄园不再下雪。怎么样?”
之后的事一切顺利,但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库拉一没被他们的问题激怒,二,他连庄园下了那么久的雪都没察觉到。对此,理由也很可信:“第一,我住在雪山顶上,下雪才是常态;第二,我最近多久去一次摩尔庄园,我怎么知道它天天下雪?”
乐乐还想问:“那你不是可以用魔法看到庄园吗?”
库拉没理他,骰子更是直接把他推出了门外。他看着黑曜石城堡缓缓关上的大门,还不知道那是他最后一次看见这个场面。
回到现在,他问的倒的确是一个好问题。因为库拉确实有透过魔法看到了天天下雪的庄园,他不仅看到了,还想知道为什么。不过这还处于研究阶段——如此异常又罕见的事,就连大魔法师也需要费上一些时间。

4
什么“碰巧发现的”当然是假的。那份礼物,可是他翻了至少五六本古书,才找到的制作方法。库拉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特意为他做一份礼物,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躲着菩提放在他家门口,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编出一个拙劣的借口,告诉他那绝不是自己有意的。
明明就……完全相反啊。
说起来还真是期待老菩提看到那份礼物的脸色。是期待?激动?惊喜?还是感激到愿意跪在地上向库拉大人表忠心?
如果能选的话,他想选最后那种。
不过不行。别人的表现,只有看到才能知道,怎么能选。而且,菩提拆开礼物的表情,他大概也看不到了。
时间不多了。
那是他几天前发现的。在喝下青春药水的同时,感受到一阵从来都没有过的剧痛,从最深处慢慢溢满全身。
也是。他对这个结果完全没有惊讶。魔法,从来都不是无中生有,而是等价交换。在与时间的交易中,他并不只是拿着昂贵的魔法素材来炼药。真正拿来交换的,是他的寿命。
说来可笑,他拿着一种时间,和无法抗争的力量换取另一种时间。
他这几天已经开始回忆人生。幼年时被所有人孤立,少年时拥有了唯一一个朋友,青年时渐渐偏离正确的道路,中年时一意孤行,终至遭到驱逐。想想他也是从一而终,永远的被孤立、被排挤、被迫离开自己依依不舍的东西。
不过,如果说以前的自己是无辜的,那么现在的自己,大概就是咎由自取吧。
可他总能给自己找一个借口,叫孤独。和孩子们玩木头人还耍赖,是因为自己孤独太久,妒忌友情;在庄园里大肆破坏,是因为他们让他孤独太久,他要报复;编出可笑的理由表达善意,是因为自己孤独太久,忘记如何与人交流;甚至连闲来无事总透过魔法窥视天空树,也是因为他孤独太久的原因,是得不到那些他想要得到的东西。
天空树里有轻快的笑,有他曾经最好的朋友,有他梦寐以求的温情和暖意。而他有什么?一个寂静清冷的黑曜石城堡,和唯一的家人、他一意孤行的产物。
他曾经听过其他摩尔对库拉的看法,无非是一些“邪恶”、“总爱搞破坏”、“没有活着的意义”、“把自己的愉悦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每次都欺负大家,乐乐侠一来还不是被揍的满地找牙”之类的话。
的确,做不了好人,他居然连坏人都做不好。
那么,就在最后,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惊吓吧,贯彻落实我做坏人的愿望。库拉伸手,魔法的力量汇聚成结界,将整个摩尔庄园牢牢护住。
他对着骰子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向着天空树的方向,闭上了眼。
真可惜啊,等不到下一个春天再看看你了……

5
异状发生在第二天早晨。早起晨跑的老人和约好郊游的女孩都发现,庄园附近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屏障。尽管禀报给了骑士团,依然束手无策。更可怕的是,因为这道屏障,他们甚至连寻找援兵都做不到,尽管瑞琪和其余的骑士团成员只是在相隔不远的前哨站。
整个庄园陷入了恐慌。在所有摩尔心中,有能力、有必要做这件事的人永远只有一个——库拉。先是切断联系困住群众,之后又会是什么?洛克的担忧不无道理。街角时常能看见已经懂事了的孩子们轻轻啜泣。所有人都像即将被执行死刑的囚犯,惶惶不可终日。
可库拉一直不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之前的恐慌让他们绷紧那根弦,而迟迟不落的悬顶之剑已经开始毁掉他们的心房。绝望的渲染下,“救命”的喊声越来越多。乐乐侠的出现好像溺水之人的豪华邮轮,他们迫不及待地期待唯一的希望破开结界,拯救他们于水火。
乐乐侠却没有那么做。他绕着整个结界飞了一圈,开口:“这是谁做的?”
人群义愤填膺:“库拉!库拉!”
其实乐乐侠并没有想要他们的回答,而是自顾自说了下去:“这结界正好挡住了这场大雪!真是厉害,我看你们该去感谢感谢这个摩尔!”
说完,他便离去,只留下人群在原地切切私语。

6
这几个月,庄园发生了太多改变。突然出现的结界、消声匿迹的库拉、随之消失的乐乐侠……
还有再没停过的雪。
好在有结界挡着,庄园的日常生活还正慢慢恢复。
菩提只想笑。一开始认为是库拉又有新阴谋的摩尔们,在知道这个结界是保护他们的时候,宁愿说是大卫的新发明,甚至连摩尔王的庇佑都说出来了,就是不愿向雪山的方向思考。那么强大的魔力,除了库拉,还会有谁?
说起库拉,那份礼物他还好好地放着。
春天什么时候才会来呢?

7
结界终究还是碎裂了。维持如此之大的结界已经极其困难,更何况是已死之人的魔力。
魔力的碎片神乎其技地带走了所有积雪。可摩尔们的欢呼还没结束,就有星星点点的雪花落在田地上,覆盖了刚种的新芽。
雪依然没有停。
已经没有摩尔再相约去广场上玩雪,孩子们终日呆在室内,连一向要听小鸭子故事的小摩尔今天也向母亲询问,雪什么时候停呢?
没有人知道答案。
庄稼无法生长,各类家畜渐渐死亡,应急用的仓库里储备越来越少,么么公主脸上焦急的神色日渐浓重。
雪什么时候停呢。

8
可怕的是,雪,从那一天开始,就再也没有停过。
不曾间断的大雪彻底摧毁了整个庄园。
RK完成他某一次的旅行后回到庄园,才发现摩尔庄园,已然成为一个死城。
在他身后,骑士团团长的眼神显得无比绝望。
他们没能等到下一个春天。

9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可再没有春天了。
冬天来了,冬天不会走了。

END

我有一个小天使!!!@茜色の西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