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_初三暂退

【摩尔庄园】冬

微菩库,有ooc,巨量私设
接受的了就请往下(´・ω・`)轻喷qwq

各种求评论qwq小天使们看到的评论一下好吗qwq



1
今年的冬天比以往要早一些。库拉抬头,看着飘着薄雪的灰白天空,稍稍叹了口气。
绾起长发,摘下面具,库拉一边避开街上玩雪的孩子,一边盘算着,摩尔们从来都只见过恶法师库拉,所以大部分人都不可能认出他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种想法一闪而过,库拉转头就看见了没被包括进去的极少数人——摩乐乐拖着菩提奔向新的“乐乐侠大战库拉”之类的游戏,而菩提则是一副“给我一根粉笔让我教训教训他”的表情。大概是不知从何而来的心虚作祟,库拉收回视线,往反方向走去。
伟大的魔法师怎么可能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人身上,他想,当然是要去办正事啊。
尽管这正事也和他口中无聊的人息息相关:把小巧的礼盒放在天空树门口,在确定能被主人一眼发现后,他拍拍手,准备离开。
出乎意料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既然来了,不如进来坐坐?”

2
其实菩提早就看到库拉了。罕见的银白色长发,刻意地绕着他们走,还有熟悉的气质,除了那位天才魔法师,还会有谁?只怪乐乐当时拽着他不放,不然他大概还有机会喊句救命召唤乐乐侠,看个戏什么的。
抱着遗憾拖着乐乐回到家,菩提惊喜地发现上天居然给了他第二次机会。银发的人放下礼盒,似乎正要离开的样子。菩提潜意识里知道现在喊住他不对:尽管他没穿常服看上去不像要搞事的样子,但说不定那是想让他们放松警惕;可能他的目标不是他们,而是借此引诱出乐乐侠;或者他早就觉得摩乐乐和乐乐侠之间有不一般的关系,想用一声救命来验证自己的猜想……诸如此类的想法有很多,每一个结果都极其危险,他必须防止它们发生。
可行动总是快于想法,甚至在那些假设还没加载完全时,那句话就已经出口。
他也如愿以偿地看见库拉脸上惊讶的神色,和惊讶过后捧起礼物盒跟在他身后走进天空树的表现。
库拉临走时说的那句话还能盖过摩乐乐“啊啊啊大伯你怎么能收库拉那个大坏蛋的礼物如果他要害你怎么办”的嚎叫:“切,不过是收拾房间时碰巧发现了适合你老菩提用的垃圾玩意罢了。……总之,要不要春天再拆呢?”
春天……吗?他无意识地笑了笑,开始期待起即将到来的春天。

3
四人小分队在“乐乐不停在雪里摔跤、丫丽看到雪就觉得刺眼、多多吃雪吃到吐、少少睡在雪里差点被冻死”之后,终于开始觉得事情有哪里不对。
庄园的雪,都下了快两个星期了,还不停吗?
“是库拉!一定是他又有什么阴谋!这个时候就是该正义的乐乐侠出场打败他了,对不对拉仔!”乐乐在沙发上大吵大嚷,拉仔在一旁应声附和。
丫丽还没来得及说话,多多少少又争相开口:“是啊是啊,我看到雪觉得可好吃了,结果放进嘴里又冷又没味道,可我还是忍不住想吃。如果没有雪了,我就不会这么可怜了。呜呜呜……”“我躺在雪地上睡着了,结果醒过来不仅衣服湿光了,我还发烧了,躺了一天!呜呜呜……”结果这对难兄难弟直接抱在一起哭起来了。
丫丽并没有同情的想法,一人赏了一发铜锤:“你们两个,这完全是你们自己的错好吗?”
两兄弟没敢再哭。
丫丽似乎还有话想说。
乐乐左顾右盼,终于成功在合适的时候加入讨论:“所以说,我们现在去找库拉,如果是他干的,那就叫聪明勇敢正义的乐乐侠揍扁他,让庄园不再下雪。怎么样?”
之后的事一切顺利,但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库拉一没被他们的问题激怒,二,他连庄园下了那么久的雪都没察觉到。对此,理由也很可信:“第一,我住在雪山顶上,下雪才是常态;第二,我最近多久去一次摩尔庄园,我怎么知道它天天下雪?”
乐乐还想问:“那你不是可以用魔法看到庄园吗?”
库拉没理他,骰子更是直接把他推出了门外。他看着黑曜石城堡缓缓关上的大门,还不知道那是他最后一次看见这个场面。
回到现在,他问的倒的确是一个好问题。因为库拉确实有透过魔法看到了天天下雪的庄园,他不仅看到了,还想知道为什么。不过这还处于研究阶段——如此异常又罕见的事,就连大魔法师也需要费上一些时间。

4
什么“碰巧发现的”当然是假的。那份礼物,可是他翻了至少五六本古书,才找到的制作方法。库拉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特意为他做一份礼物,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躲着菩提放在他家门口,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编出一个拙劣的借口,告诉他那绝不是自己有意的。
明明就……完全相反啊。
说起来还真是期待老菩提看到那份礼物的脸色。是期待?激动?惊喜?还是感激到愿意跪在地上向库拉大人表忠心?
如果能选的话,他想选最后那种。
不过不行。别人的表现,只有看到才能知道,怎么能选。而且,菩提拆开礼物的表情,他大概也看不到了。
时间不多了。
那是他几天前发现的。在喝下青春药水的同时,感受到一阵从来都没有过的剧痛,从最深处慢慢溢满全身。
也是。他对这个结果完全没有惊讶。魔法,从来都不是无中生有,而是等价交换。在与时间的交易中,他并不只是拿着昂贵的魔法素材来炼药。真正拿来交换的,是他的寿命。
说来可笑,他拿着一种时间,和无法抗争的力量换取另一种时间。
他这几天已经开始回忆人生。幼年时被所有人孤立,少年时拥有了唯一一个朋友,青年时渐渐偏离正确的道路,中年时一意孤行,终至遭到驱逐。想想他也是从一而终,永远的被孤立、被排挤、被迫离开自己依依不舍的东西。
不过,如果说以前的自己是无辜的,那么现在的自己,大概就是咎由自取吧。
可他总能给自己找一个借口,叫孤独。和孩子们玩木头人还耍赖,是因为自己孤独太久,妒忌友情;在庄园里大肆破坏,是因为他们让他孤独太久,他要报复;编出可笑的理由表达善意,是因为自己孤独太久,忘记如何与人交流;甚至连闲来无事总透过魔法窥视天空树,也是因为他孤独太久的原因,是得不到那些他想要得到的东西。
天空树里有轻快的笑,有他曾经最好的朋友,有他梦寐以求的温情和暖意。而他有什么?一个寂静清冷的黑曜石城堡,和唯一的家人、他一意孤行的产物。
他曾经听过其他摩尔对库拉的看法,无非是一些“邪恶”、“总爱搞破坏”、“没有活着的意义”、“把自己的愉悦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每次都欺负大家,乐乐侠一来还不是被揍的满地找牙”之类的话。
的确,做不了好人,他居然连坏人都做不好。
那么,就在最后,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惊吓吧,贯彻落实我做坏人的愿望。库拉伸手,魔法的力量汇聚成结界,将整个摩尔庄园牢牢护住。
他对着骰子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向着天空树的方向,闭上了眼。
真可惜啊,等不到下一个春天再看看你了……

5
异状发生在第二天早晨。早起晨跑的老人和约好郊游的女孩都发现,庄园附近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屏障。尽管禀报给了骑士团,依然束手无策。更可怕的是,因为这道屏障,他们甚至连寻找援兵都做不到,尽管瑞琪和其余的骑士团成员只是在相隔不远的前哨站。
整个庄园陷入了恐慌。在所有摩尔心中,有能力、有必要做这件事的人永远只有一个——库拉。先是切断联系困住群众,之后又会是什么?洛克的担忧不无道理。街角时常能看见已经懂事了的孩子们轻轻啜泣。所有人都像即将被执行死刑的囚犯,惶惶不可终日。
可库拉一直不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之前的恐慌让他们绷紧那根弦,而迟迟不落的悬顶之剑已经开始毁掉他们的心房。绝望的渲染下,“救命”的喊声越来越多。乐乐侠的出现好像溺水之人的豪华邮轮,他们迫不及待地期待唯一的希望破开结界,拯救他们于水火。
乐乐侠却没有那么做。他绕着整个结界飞了一圈,开口:“这是谁做的?”
人群义愤填膺:“库拉!库拉!”
其实乐乐侠并没有想要他们的回答,而是自顾自说了下去:“这结界正好挡住了这场大雪!真是厉害,我看你们该去感谢感谢这个摩尔!”
说完,他便离去,只留下人群在原地切切私语。

6
这几个月,庄园发生了太多改变。突然出现的结界、消声匿迹的库拉、随之消失的乐乐侠……
还有再没停过的雪。
好在有结界挡着,庄园的日常生活还正慢慢恢复。
菩提只想笑。一开始认为是库拉又有新阴谋的摩尔们,在知道这个结界是保护他们的时候,宁愿说是大卫的新发明,甚至连摩尔王的庇佑都说出来了,就是不愿向雪山的方向思考。那么强大的魔力,除了库拉,还会有谁?
说起库拉,那份礼物他还好好地放着。
春天什么时候才会来呢?

7
结界终究还是碎裂了。维持如此之大的结界已经极其困难,更何况是已死之人的魔力。
魔力的碎片神乎其技地带走了所有积雪。可摩尔们的欢呼还没结束,就有星星点点的雪花落在田地上,覆盖了刚种的新芽。
雪依然没有停。
已经没有摩尔再相约去广场上玩雪,孩子们终日呆在室内,连一向要听小鸭子故事的小摩尔今天也向母亲询问,雪什么时候停呢?
没有人知道答案。
庄稼无法生长,各类家畜渐渐死亡,应急用的仓库里储备越来越少,么么公主脸上焦急的神色日渐浓重。
雪什么时候停呢。

8
可怕的是,雪,从那一天开始,就再也没有停过。
不曾间断的大雪彻底摧毁了整个庄园。
RK完成他某一次的旅行后回到庄园,才发现摩尔庄园,已然成为一个死城。
在他身后,骑士团团长的眼神显得无比绝望。
他们没能等到下一个春天。

9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可再没有春天了。
冬天来了,冬天不会走了。

END

评论(21)

热度(72)